智库预测:未来“沪港数据通”大有可为!

作者刘玉书、张灏筠分别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助理研究员,本文刊于10月14日中国网,原标题为《香港与上海可建立数据跨境流动和交易机制》。

香港与上海的对比是两地相关发展研究经常谈到的问题。但当前两地主要关注的是与香港在金融领域的合作与竞争。数字经济时代,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为香港和上海都带来了巨大的发展契机。立足于港沪数字经济的未来发展,加强两地共享数据发展战略的合作、建立高效可靠的跨境数据流通和交易机制,是对香港和上海发展双赢的举措。

目前香港与上海数据流动渠道建设面临三个方面的阻力。首先是跨境数据流动本身技术的复杂性障碍。香港与上海的跨境数据流动需要双方在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技术等方面有密切的合作和有效的沟通机制。第二是目前没有可供香港与上海参考的国际跨界数据流动相关法律规则先例可循。需要尽快建立一套适合香港和上海跨界数据流动的相关规则,提高数据在港沪流动的便利性,减少潜在的制度壁垒。第三是不应过于担心香港和上海之间跨境数据流动监管的滞后性。数据流动是激活数据作为生产要素的重要前提。目前依然是处于全球数字经济发展的初级阶段,政府需要允许数据企业能够相对自由发展,在“干中学”中逐渐形成有效的市场监管体系。

香港与上海建立可靠的跨境数据流通交易机制,建立良性可靠的数据要素发展双向循环,当前需要解决四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两地应该共同建立数据跨境流通交易系统架构。数据流动系统架构最重要的是能够在保证技术高速更替、数据源不断变化的前提下数据流动机制的稳定、可靠。香港和上海共同建立跨境数据流动的云架构和其他配套开放式体系结构是当前技术发展条件下比较现实的选择。

二是两地应该共同协商建立适合香港和上海特点的数据流通和交易标准。例如建立港沪互认的数据管理标准体系和数据资产使用和认定方法。港沪两地共同探索的开放数据体系架构的行业标准不仅对于香港和上海的数字经济发展有重要作用,也能够为中国其他地区的数据交易模式提供重要参考。共建标准本身同时也能够促进香港与上海在数字经济时代其他领域的密切合作,促进港沪两地的优势互补和战略协同创新。

三是两地应该加强数据治理领域的双向合作,共同探索数据要素国际化发展的有效需求。香港和上海在现代政府治理模式方面均积累了大量的实践经验,对于探讨未来的数据治理有各自独特的优势。香港和上海在数据治理的原则、政策、流程、框架、工具、评价和监督体系方面均有较大的合作空间。数据治理的核心是对数据资产的完整记录管理以及基于此的系统化、敏捷化的决策机制。这两者是推动数据要素国际化的前提。香港与上海的合作,在市场、技术、和制度方面均有互补优势,也为逐步创造有效的国际需求提供了可靠的成长路径。

四是两地应加强数据人才的交流和培养机制建设。现有的技术人才需求已经不能满足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的发展需求。数字经济时代,对于数据的开发利用,不仅仅是需要数据处理和建设的技术人才;随着数字经济广度和深度的发展,更需要懂法律、懂经济、金融和商业场景拓展的复合型高端数据人才。在数据人才培养和供给方面,香港和上海都有自己的鲜明优势。加强两地人才融合、构建两地数据人才良好的流动生态,将会成为两地数据跨境流动与新经济、新业态持续增长的重要创新源泉。

放眼全球,在各种反全球化乱像中,数据正在成为驱动新一轮全球化的重要动能。数据正在日益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燃料”,跨境数据流通的合作是未来数字经济发展和生产的必然结果。尽快构建香港与上海数据跨境流通机制,将会为两地赢得亚太地区乃至全球下一轮经济浪潮的战略先机作出重要贡献。